正宗的蟹黄包

你的问题在于,读书不多,想得太多!

很想有的时候,能够更加坦诚一些,坦然面对自己的爱与恨,丑恶的贪婪,心中的嫉妒,挥之不去的失落,与他人深深的隔阂。


可是就算对自己说上一千遍一万遍,下一次依旧会重蹈覆辙。


这样一个恶性循环。


对我来说,文学有一种永恒的价值,它能够引起人心底的共鸣。 中岛敦的《山月记》广受好评,也是因为有些话,触动了我们脑海中那根弦,只是再如何看一些发人深省的句子,有些事依旧难以做到,我的灵魂依旧惰怠着。

因为害怕自己并非明珠而不敢刻苦琢磨,又因 为有几分相信自己是明珠,而不能与瓦砾碌碌为伍,遂逐渐远离世间,疏避人群,结果在内心不断地用愤懑和羞怒饲育着自己懦弱的自尊心。

世上每个人都是驯兽师,而那匹猛兽,就是每人各自的性情。

可事实是,唯恐暴露才华不足的卑怯的畏惧,和厌恶钻研刻苦的惰怠,就是我的全部了。

                                                   ——《山月记》

芥川龙之介的《橘子》,还有朱自清的《背景》,虽然题材不尽相同,但看的时候总会不自觉地将二者联系起来。

橘子是温暖的颜色,是阳光的色彩。

人世间纯粹的善意,动人的真情,发自内心的怀念,又怎么会不动人呢?


直到这时我才聊以忘却那无法形容的疲劳和倦怠,以及那不可思议的、庸碌而无聊的人生。

                                                      


有些东西真的无法比较,因为任务必须要去搜集资料说明杜丽娘和柳梦梅的爱情比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更伟大。这个实在太难了,很多论文都在比较他们,但爱情的高下却无法去分辨。可是为了任务,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只能说,文艺复兴的时代,人文主义思想觉醒,以及新兴资产阶级追求自由,追求解放,反对束缚。出现朱丽叶这个姑娘没什么奇怪的。

而我们当时正在封建礼教和程朱理学的严重压迫下,还能滋生出解放人性,顺应本心的欲望的思想,实在是,意料之中又情理之中。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人们的思想不可能被关进笼子里控制起来。

我叶怎么那么棒!我全职怎么能那么棒!我亲爱的情敌们你们怎么那么棒!
忽然疯狂地想要写文!!